膝骨关节炎早期治疗新技术 软骨修复及再生的可能

膝关节骨关节炎(Osteoarthritis)一直是困扰医生和患者的难题。由于软骨退化的不可逆,目前没有任何方法可根治退化性关节炎,医患双方在初期只能最大限度的去减缓关节疼痛,或者努力尝试延缓病情,到后期可以考虑单髁及全膝手术恢复关节活动能力。

作为一种最常见的退行性关节疾病,关节软骨磨损是导致退化性关节炎的直接原因。衰老、肥胖等都是关节软骨初次受损的促发因素。当关节软骨受损后,软骨细胞会自动进行“修复”。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炎症因子,而这些炎症介质将进一步使软骨受到损坏。也就是说,软骨细胞越“修复”软骨,反而越会对软骨组织造成“二次伤害”,最后导致退化性关节炎病变。一旦患上退化性关节炎,患者会常年感受到来自关节深处的疼痛,并伴随着肿胀、僵硬等症状。因此,如何消除反反复复的疼痛,停止软骨磨损,已经成为退化性关节炎初期患者最直接最重要的诉求。

在减缓疼痛、延缓病情方面,有患者倾向通过服用药物、关节内注射等方式进行保守治疗;也有患者倾向、或者不得不寻求手术治疗。目前大多数晚期退化性关节炎患者,在保守治疗无法达到治疗预期下,通常选择(不得不选择)手术植入人工假体,以求恢复活动能力和部分关节功能。适合做手术的患者,根据不同适应症可选择阶梯性的治疗方案进行保膝。例如“单髁”等微创手术,是针对内侧单间室磨损患者较为理想的保膝方式,手术伤口小、复原快,术后三天即可下地行走。

而针对早期患者的症状,做手术尚早,但反反复复的疼痛也确实影响患者生活。对于绝大多数早期患者来说,“心理上”不愿意只是“默默等待病情恶化”而无动于衷,“做点什么去缓解软骨退化”一直是早期患者最关注的问题。那么,常见的保守治疗究竟在缓解疼痛和延缓病情方面有多少功效?是否存在副作用?在安全性及双盲测试中的表现如何?

1.止痛药或消炎药——不能治病,还有巨大副作用

大部分早期退化性关节炎患者几乎都会服用乙酰氨基酚等药物干预病情。作为OTC药品,除了价格便宜,易于购买之外,患者自行服用止痛药的习惯也很普遍。但实际上,乙酰氨基酚仅仅只是普通的止痛药,其目的是缓解患者疼痛难忍的症状,对延缓退化性关节炎病情没有任何帮助,长期服用止痛药会产生耐药性。当普通止痛药不再有效时,患者会使用更强效的止痛药,如曲马多或少数情况下的阿片类制剂。

伴随病情进一步恶化,也有患者使用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缓解疼痛和肿胀。然而长期服用这种抗炎药需要面临更严重的风险:胃肠道出血和肾衰竭。老年人、长期饮用含酒精饮料及有心血管疾病患者,应更为谨慎的使用抗炎药物治疗退化性关节炎。

2. 关节内注射透明质酸(HA)、皮质类固醇——安慰剂和加速病情恶化

除药物治疗外,也有不少初期患者采取关节内注射来缓解疼痛。此前,HA一直被认为可以改善关节的润滑性,减轻疼痛,改善活动能力。在美国骨科医师协会(AAOS)发布的《骨关节炎治疗指南》中,明确表示不推荐症状性膝骨关节炎患者使用HA制剂。国际骨关节炎研究会(OARSI)指南也将HA归类为“不确定”治疗,主要原因是该疗法在一项针对588名受试者的研究中被证实仅有安慰剂效果,报告显示,关节内注射HA与注射生理盐水相比,在改善患者疼痛上并没有显著差异。

如果说HA仅仅起到安慰剂的作用,那么注射皮质类固醇则需要更为谨慎。皮质类固醇的“减痛时间”仅有3个月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重复注射,患者可能发生软组织损伤,还会加速疾病的进程。

3.注射富含血小板的血浆(PRP)和自体蛋白因子(APS)——较为有效的注射治疗方案

众所周知,PRP疗法最初广泛应用于医美领域,并不专注用于治疗退化性关节炎,是一种通过血小板细胞促进相关生长因子的自体蛋白疗法。与注射HA相比,PRP的自体疗法能够更好的减轻疼痛状况。近年来内地纷纷前往香港注射的APS也属于自体蛋白疗法。APS与PRP的差异在于,APS的抗炎溶液中不但可以抑制“炎症因子”,还能通过分离浓缩激活更多的血小板产生生长因子,从而增加软骨再生的可能性。

如前文所述,退化性关节炎的炎症是由软骨细胞自动“修复”时产生大量“炎症因子”造成的。当炎性细胞因子(“坏”蛋白质)的数量超过抗炎细胞因子(“好”蛋白质),两者之间数量不均衡,将会导致膝关节疼痛和软骨退化。因此与PRP相比,APS在膝骨关节炎抗炎领域更为专业。

自体蛋白疗法——再生医学的最前沿

APS是首个针对早中期退化性关节炎问题进行专项研发的自体蛋白抗炎溶液,处于再生医学的最前沿。这种抗炎溶液能够阻断“炎症因子”,减轻疼痛并延缓软骨退变。APS的诞生,填补了“抑制退化性关节炎疼痛与炎症、促进软骨健康”的医学空白。该疗法通过抽取患者自身60cc血液,将血液分离、浓缩后制成2-3cc抗炎溶液。由于其使用的是患者自体血液,其排异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早、中期膝关节疼痛的APS双盲实验中,患者在治疗后的6-12个月之间疼痛得到明显减缓。而随机临床动物实验中则显示,使用APS疗法的马匹关节功能的改善时间持续至52周。

除在双盲实验和临床试验中的表现突出以外,APS在实际治疗中的优异表现更值得退化性关节炎患者关注:APS不受患者年龄限制,无论关节软骨退行性变程度和年龄(22 - 85岁)如何,所有患者的血液在制成抗炎溶液后,均含有高浓度的“抗炎因子”和“生长因子”。此外,APS是单一注射治疗方案,治疗本身无副作用(患者使用自体血液),即使是首次进行退化性关节炎治疗的患者,注射前也只需进行简单的MRI或X射线检查。整个治疗过程在1个小时内即可完成,无需多个疗程反复注射,注射后1-2周开始缓解疼痛,明显减痛时间可长达两年。目前,APS自体疗法在欧洲、日本和中国香港等地均已取得不错成绩。

随着再生医学这一前沿学科对退化性关节炎探索的逐渐深入,APS自体疗法中合成代谢因子,在实验中被发现能够促进软骨再生。虽然这一发现还需要实验继续深入,以及更多病患实际效果的跟踪回访,但这种开创性的自体疗法,的确能够给予患者修复软骨磨损进而治愈膝关节骨关节炎的希望。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