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对话冷友斌:真正把产品做好才能赢回国产奶粉的尊严

“最近两年有一个词常常被提到,‘工匠精神’。当所有人都在呼唤一样东西的时候,说明它是稀缺的、被渴求的、未得到满足的。” 这是“知识商人”吴晓波对今天中国制造业的洞察和焦虑。但当他去到“鹤城”齐齐哈尔,走过飞鹤乳业全产业链基地这一路后,他看到了新时代下,自己所期待的真正的“匠人”模样。

纯净天然的牧场,现代化的技术设备,洁净有序的生产环境,严苛的生产工序……依靠这样一条完整的全产业链,飞鹤乳业成为年营收破百亿、引领国产奶粉振兴的破局者,并且是在“洋奶粉”吃尽红利、消费者越来越“挑剔”的背景下。

全球化市场环境下,消费升级、错位竞争是今天民族品牌的主要命题。尽管一直处于硝烟之中,但在从事乳业30多年的老兵、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眼里,竞争远不像看客认为的那样你死我活,本质无非是“专心致志做好一件事”。

“飞鹤与其他乳品企业一样,但又不一样,飞鹤只做婴幼儿奶粉。”在和吴晓波的对话中,冷友斌言语间尽是对婴幼儿奶粉事业的热诚,也提出了一些新的思考。

谈初心

“守护中国宝宝口粮是飞鹤的本分”

吴晓波:我来到甘南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天高地远,空气清新,土壤肥沃,这片土地真的是上天的恩赐。您和这片黑土地有着怎样的渊源?

冷友斌:我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我从事的婴幼儿奶粉事业也扎根在这片黑土地。我热爱这片土地,更感激这片土地。

吴晓波:您是小的时候家里就养牛吗?有人说过,一个事业的开始,是因为热爱。真的只有热爱,才会把一件事做到极致。

冷友斌:在我14、15岁时家里开始养牛,当时我挤奶特别厉害,是很强的劳动力。从小家里就是靠养牛、卖牛奶供我上学,所以我对乳业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而且我特别喜欢孩子,即便在最难的婴幼儿奶粉行业,我也做得很快乐。

吴晓波:我认为,国产奶粉最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今天飞鹤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是不是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了?

冷友斌:一口气都不能松。婴幼儿奶粉关系到万千中国宝宝的健康,我们必须担起责任。而且这个行业要做好,就一定要在产业模式、科技、配方上不断学习、创新。不是怕别人超过我,而是要超越自己。只有这样,中国家庭会更幸福,企业、行业的生态才会更好。

吴晓波:您这种责任感,会不会让自己的压力比别人更大?

冷友斌:有压力,但干劲更足,为国产奶粉正名、守护中国宝宝口粮是飞鹤的本分。

谈质疑

“我们就是要把别人的不信任和质疑,变成今天的认可和惊叹”

吴晓波:我从农场、牧场走过来,看到连片的青贮玉米田、燕麦田还有大规模的奶牛饲养,觉得特别震撼。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探索这种“产业模型”的?

冷友斌:从2001年开始,我们就扎根北纬47度黄金奶源带,打造行业内第一条完整的全产业链。到今天还有人开玩笑说,飞鹤的后脑勺长眼睛。

吴晓波:我听说,飞鹤建全产业链的时候,几乎没人支持。当时别人都在做品牌抢市场,只有飞鹤在“下血本”。为什么要“死磕”这件事?

冷友斌:我做了一辈子乳业,非常清楚没有好的奶源,就生产不出好的奶粉。乳业想做好,必须这么做(建全产业链),这是乳业人的先天直觉。

有句俗话叫“家有万贯,有毛不算”,当时确实有很多人说“你投了几个亿几十个亿,消费者又看不见”,但做婴幼儿奶粉没有诀窍。老老实实打基础,飞鹤才有了连续57年安全生产无事故的纪录。我们就是要把别人的不信任和质疑,变成今天的认可和惊叹。

吴晓波:但本土奶源真的是能够媲美全球的最优质奶源吗?

冷友斌:刚刚您也尝了我们的鲜奶,感觉怎么样?

吴晓波:非常好喝。比一般的牛奶更纯,也不是那么甜。

冷友斌:之前有国际乳业专家来飞鹤考察,也是这么说的,因为这就是最优质鲜奶真正的味道。飞鹤的农牧场建在世界公认黑土带和北纬47度黄金奶源带上,我们在最优质的土地上种牧草,用最优质的饲草饲料喂养最优品种荷斯坦奶牛,用最先进的榨乳系统集奶,产出的必然是最好的鲜奶。

吴晓波:我也参观过国内很多工厂,直到今天在飞鹤,看到这样先进的管理体系和智能化的生产过程,我终于明白了您为什么这么自信,也让我对国产奶粉更有信心。

冷友斌:自信的背后,都是因为我们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坚持“质量不能为任何事情让路”。

吴晓波:国产奶粉的品质越来越好,但消费者信任恢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对企业来说是不小的挑战。您怎么看?

冷友斌:我自己的两个女儿,飞鹤员工的宝宝,以及所有了解飞鹤的合作伙伴和朋友的孩子都在喝飞鹤奶粉。这就是现在国产奶粉的质量和我们的信心。

谈竞争

“好奶粉自己会说话”

吴晓波:和外资奶粉相比,飞鹤的品质、价格是绝对高端的,去年飞鹤也创下了一线市场新的销售纪录。飞鹤高端化的底气来自哪里?

冷友斌:来自中国优势。

中国企业更懂中国消费者。大家都知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外宝宝的体质有差异,中外母乳的营养成分也有差异。所以多年来,飞鹤围绕中国母乳研究,研制出了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奶粉。

另外,中国企业有独特的生态属地资源。独特的生态环境和规模化牧场,使飞鹤能够实现100%新鲜生牛乳一次成粉,最大程度保留了牛奶的活性物质和天然营养,更利于宝宝的消化吸收。而新鲜是打造“更适合”的第一关。

吴晓波:不久前,七部委联合印发的《国产婴幼儿配方乳粉提升行动方案》里提到,力争婴幼儿配方乳粉自给水平稳定在60%以上。60%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

冷友斌:60%关乎行业崛起,关乎国家食品战略安全,这是国家对民族乳业的信心和期待,中国乳企也在为落实“中国粮食中国饭碗”抱团发力。我们有信心让中国宝宝奶瓶装中国奶。

吴晓波:您觉得中国奶瓶里应该装什么样的中国奶粉?

冷友斌:好奶粉自己会说话。飞鹤一年卖出7000多万罐奶粉,就是和消费者产生了7000万次沟通,建立了7000万次情感联系。宝宝喝了这些奶粉以后,不过敏,不哭闹,便便好,长得健康,全家人开心,这不就是我们的中国好奶粉吗?

吴晓波:对于国产奶粉的未来,您有怎样的憧憬?

冷友斌:赢回国产奶粉尊严的时刻已经到来。让每一勺奶粉都无愧于品质之名,剩下的交给时间去检验。

不断创新自我、迎合时代更迭的品牌,总能在看似饱和的领域实现新的突破,并会有更多人愿意为好产品相伴的美好生活买单。正如吴晓波所言,“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背后,是中国人的消费自信、产业自信和文化自信。中外奶粉之争进入下半场,飞鹤的执着与创新为我们带来了诸多启示,更让我们看到了国产奶粉推进高质量发展的信念,看到了中国品牌持续向好的新动能,看到了民族企业守护国家粮食安全的坚实担当。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