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颁布的基药目录纳入丙肝新药 专家呼吁尽快纳入医保

刚刚发布的2018年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纳入了吉利德公司研发的丙肝新药丙通沙,这是全球首个也是国内唯一一款全口服、泛基因型、单一片剂的丙肝治疗新药纳入。

得益于中国药品审评审批改革提速,丙通沙今年5月正式获批在国内上市,短短几个月后就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对于下一步何时可以进入医保,成为了医疗界与患者们关心的话题。对此,笔者近日采访了贵阳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肝病科副主任王军,对我国丙肝防治工作进行了了解。

丙肝缺少有效的疫苗来预防,患者群体众多

病毒性肝炎是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乙肝和丙肝是其中最主要的两种,占肝炎总死亡率超过90%。乙肝和丙肝也是我国肝硬化和肝癌的重要诱因。“由北京大学医学部庄辉院士在今年10月12日的2018中国-巴基斯坦联合肝病学术会议上的报告《我国肝病流行病学和疾病负担》中指出:2007年~2017年我国丙肝的报告病例数逐年升高,2007年为92376例,2017年增至242897例,增加2.6倍。据报道,我国一般人群的丙肝病毒核糖核酸(HCV RNA)流行率为0.7%,估计约1000万例丙肝患者。高危人群抗-HCV流行率更高,如艾滋病患者和静脉注射毒品的抗-HCV高达为60%~90%和48.67%。近年来丙肝医源性传播引起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有发生。不过,比起乙肝的“家喻户晓”,丙肝的“公众认知度低、诊断率低、治疗率低”成为业内公认的事实。

据王军介绍,丙肝基因型主要有6种,我国以1b型居多,而贵州则是3型比较多,其接诊的患者中吸毒人群占主体。由于丙肝对肝功能的损害比乙肝要轻,早期没有任何症状,不易察觉,患者一般不会主动检查。“我在门诊接诊的丙肝病人中,大多数患者是因为其他疾病做手术前检查才发现的。”而更多的患者可能要经过10-20年的病情发展,直至出现肝硬化甚至肝癌等才会就医。

更糟糕的是,不像乙肝有相应的疫苗,可以达到良好的预防效果,针对丙肝却始终没有有效的疫苗被研发出来。因为丙肝病毒是RNA病毒,极易变异,而且除了人和黑猩猩以外,其他动物都不会患上丙肝,疫苗研制难以找到动物模型,因此研制疫苗的难度很大。

这就意味着丙肝既缺少有效的疫苗来预防,患病后还具有高隐秘性,成为不被察觉的“隐秘杀手”,严重威胁大众健康。

7月25日,吉利德科学公司宣布,今年5月30日获批的慢性丙肝新药丙通沙®(索磷布韦/维帕他韦)正式上市。短短几个月后就纳入了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在9月5日召开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现在新上市的丙通沙可以治愈丙肝,因此是医学上的一个重大突破。这样给患者疾病带来确切疗效的药物,我们一定在基本药物目录里体现出来。”

另据王军介绍:“丙通沙是目前全球首个也是国内唯一全口服、泛基因型、单一片剂的丙肝治疗新药,作为泛基因型药物,对所有基因类型的丙肝,治疗效果都很好,而且对于晚期出现肝硬化等并发症的病人,也都可以使用。一个疗程的治愈率可以达到98%-99%。而在DNA药物研发出来之前,我们只能采取以干扰素为主的治疗方案,毒副作用大,治疗效果也有限。”

好药价格贵,怎么办?

所谓“一分钱一分货”,丙通沙的治疗效果好,价格自然不菲。一个疗程的费用接近7万元人民币。王军坦言:“很多患者是吸毒人群,本身已经给家庭造成了严重的经济负担,而且很多都是低保户,所以这个价格确实比较难承担。”

考虑到丙肝患者在农村边远地区居多,很多是贫困人口,对此,社会力量也在采取行动给以帮扶。

据了解,针对贫困患者,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联手吉利德科学于今年初发起了“上下求索,治愈丙肝”援助项目。该项目将覆盖 51 个城市 200 多家医院,首批惠及 4000 余名低保和低收入丙肝患者。低保患者可申请免费领药,而低收入患者(家庭年收入<15万)可申请买三赠三的援助。

但社会力量救助总归有限。“一些患者在买国外便宜的仿制药。”王军主任担忧地表示。“对我的病人,我是不推荐使用仿制药的,因为药的质量、效果都不能保障,一定要使用经过国家药监局检验的正规的药物。但是有的病人确实由于经济负担买不起。”

因此,丙通沙能否尽快进入医保目录,成为业界与患者的共同期盼。但也有相关人士对医保承受能力表示担忧。如果按照现阶段一个疗程69600元的药费计算,760万患者大概需要5300亿元,根据国家报销比例70%计算,医保则需要支出3700亿元。

2015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6个部委(局)建立了药品价格谈判部际联席会议制度,首批谈判的慢性乙肝一线治疗药物替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价格均被腰斩,甚至更多。

而今年夏天热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也起到了一定的倒逼作用,促使一批知名药企主动降价。

如何实现WHO2030年丙肝控制目标?

2016年在第69届世界卫生大会上,WHO提出了2030年丙型肝炎控制目标:每年死亡人数减少65%,治疗范围增至80%。我国也在2015年发布了丙肝防治指南。

对于这一目标的实现,王军表示,“首先要加大筛查力度。但丙肝筛查需要到医院抽血,不像艾滋病的筛查有比较方便的试纸,而大多数人不愿意主动来医院做检测,所以如果国家能够组织相应人员到基层去、到农村去,针对高危群体提供免费的筛查,相信很多人就愿意参与进来。”

同时,王军特别提到了新科技在丙肝防治工作方面的重要作用。在“上下求索,治愈丙肝”援助项目中,吉利德的战略合作伙伴国内领先的医疗解决方案提供商医联,依托一站式患者管理服务,实现了远程复诊、电子处方、药品配送到家的服务闭环,解决了就医过程中的多个痛点。

王军通过医联互联网平台为其上百名患者建立了档案,极大地方便了对患者的管理,可以轻松地为患者提供病情指导、随诊之类服务。他表示,“因为目前丙通沙还没有进入医保,进入到医院内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的患者都是通过医联平台来买药,在这个平台上,患者可以选择送药上门,也可以去药店自取。”

据了解,贵州很多偏远地区交通不便,患者每次到大医院就诊,需要几天时间,交通食宿都是不小的花销。现在通过医联平台,医生可以在线开处方,患者也可以在医联平台上买到可靠的药,并快递到家,节省的不只是旅途时间,更是不小的开支。

正是因为丙肝的发病主要在农村及边远地区,患者多是贫困弱势群体,无论是筛查方式、宣传引导、科技平台的使用、还是公益项目的运作,都要围绕这一群体的特殊性来设置。而下一步丙通沙何时能纳入医保,考验的不只是一个国家的财力,也是整个社会对于丙肝防治的重视程度与对弱势群体的关爱扶持。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