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下一个青蒿素 吕爱平谈中药创新研发方向

2018-08-07 14:11 中国网

  7月31日,青峰药谷高智峰会在江西赣州举办。香港大学医学院首席教授管轶、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威廉·亨德伦、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院长吕爱平讲座教授等海内外医药界知名专家莅临盛会,就生物医药领域前沿发展进行深入探讨,为国内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本次峰会上,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院长吕爱平独辟蹊径,从传统中医药角度阐述了包括生物医药在内的新药研发方向,并用大量药物研发实例让与会者耳目一新。作为中医药研发领域的权威专家,吕爱平长期从事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和标准化研究工作,曾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所所长、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法人代表)。目前,吕爱平在担任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院长,兼任国际中医药规范研究学会候任主席。

  与简单的中西药配合使用不同,以所有的新药研发均服务于临床应用为基础认知,吕爱平及其研究团队致力于采用现代生物药物研发模式,从分子生物学层面对传统中药进行分析遴选,并与现代药物进行适配,以形成具有更好临床疗效的新型药物分子或新的药物配伍组合,让传统中医药在现代医学体系中焕发新机。目前,通过大量药物实验研究,吕爱平团队已取得多项新药研发成果,是目前这一领域走在前列的创新者之一。

  中药的创新应用是新药研发方向之一

  吕爱平所在的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是香港重要的中医药教研机构。2017年12月,由吕爱平带领的研究团队,在Nature Communication上发表了题为“A water-soluble nucleolin aptamer-paclitaxel conjugate for tumor-specific targeting in ovarian cancer”的文章,利用具靶向癌细胞的适配子,加上具有高细胞毒活性的天然药产物,形成新一代的智慧型肿瘤靶向化合物,有助肿瘤治疗并减低毒副作用。

  吕教授表示,由于化疗药物无法分辨正常细胞和癌细胞,所以在化疗过程中,癌细胞和正常细胞都被破坏,既限制了化疗药物的药效,也为病者带来副作用。研究团队利用能识别并靶向癌细胞的适配子,连结源于草药而能杀死癌细胞的天然产物,形成新的肿瘤靶向化合物──“适配子-药物偶合物”。目前,吕爱平团队已为该新化合物申请国家专利。

  “我们希望把经过临床试验的有疗效的中药,与有些疗效不足的西药进行结合,发挥它们最好的协同效应。同时,我也认为这种组合型新药是未来药物研发的一个方向。”吕爱平在谈及新药研发时表示,所有新药研发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临床疗效,当西药对疾病的治疗只能起到一部分的效果,中药的有效成分可以与之组合起到关键性的辅助作用。

  吕爱平介绍,中医药作为中国传统经典的医药体系,具有完善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临床实践。1000多种常用中药和浩瀚的古今方剂都是临床长期实践的产物,具有确切的疗效和较高的安全性,近年来也吸引无数药企进行研究,不断发掘出新功能、新疗效。

  2015年10月5日,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以疟疾治疗研究中发明的青蒿素荣获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而青蒿素正是中西医完美结合的成果。与屠呦呦有过合作的吕爱平,曾高度评价青蒿素的发现,称之为中医药知识继承和创新相结合的典范,是中医药为世界医药所贡献的最好的一个礼物。

  中药的创新应用应放眼全球

  “对于新药研发来说,成份越多、靶点越多就越好吗?”对此,吕爱平表示,从研发角度来看,药物成分和靶点一定是越少越好。“如果能找到单一成分的有效药物,例如青蒿素,那是最佳的。但现在很难找到像青蒿素这样能直接起到疗效的单一药物,因此我们也专门开发成立了一个平台,希望可以在此平台上不断对中西药组合进行筛选,找到针对某一疾病甚至某一疾病某一特定状态的能发挥最大协同效应的最少药物配伍组合。”

  这是一个放眼全球不同药物体系,并将之组合研究的过程。以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中西药配伍组合筛选为例,吕爱平介绍,关节炎在中医体系中与寒症、热症有关,关节怕冷或怕热的机理是不同。吕爱平研究团队对药物进行筛选发现,治疗关节炎的西药,如来氟米特、甲氨蝶呤等药物更偏向于中医体系中的寒症,针对的更多是关节怕冷的病症效果;如果是针对热症,此类药物的效果就有所欠缺。

  而现代医学研究表明,之所以这些药物对不同患者的疗效不同,与人体内C反应蛋白(CRP)存在很大的关系。对体内CRP含量高的患者,上述药物的治疗效果较差。经过大量的中药筛选和临床研究,吕爱平团队发现中药材川芎的有效成分川穹嗪,可以有效解决来氟米特药物的这一缺陷。他们使用来氟米特与川芎嗪结合治疗,通过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发现这种组合对体内CRP含量高的患者关节破坏有明显的改善。

  “长期以来,国内外关于中西医的争论持续不断。事实上,中西医都是人类的文明成果,对人类健康的贡献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西方科学家可以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对中草药进行分析提炼,并将其作为天然药广泛应用于临床,为什么我们坐拥中医药宝库,却反而否定自身的传统经验与财富?当然,我们更不能只是坐拥这个宝库,而不结合当代文明和现代科技,来发扬和发展中医药。”

  吕爱平表示,从分子生物学角度研究出中医中药的药物作用,在现代医学体系内放眼全球地进行针对性的临床试验及研究,将为国内药物研发尤其是生物医药研发提供一条不同的思路。而其实践证明,这也是一条行之有效的,能让传统中医药在现代医学体系中焕发新机的新药研发之路。

责编:唐天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