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经济需切实降成本

2018-09-18 14:25 经济参考报

  在经历了7月的全面下行之后,8月经济显现企稳迹象,但下行压力仍在积聚,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任务仍然严峻。

  生产方面,8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1%,较上个月加快0.1个百分点。其中高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装备制造业仍然增长较快,带动工业结构继续改善。8月份服务业生产指数增长7.5%,较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继续保持平稳发展势头。

  消费方面,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0%,较上个月加快0.2个百分点,实际增长6.6%,较上月加快0.1个百分点。大类消费品中,汽车消费连续第4个月负增长,但家具、家电、建材等增速随前期房地产销售增速反弹而有所改善,升级类商品、服务消费继续保持良好增长势头。

  投资方面,1-8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3%,较1-7月份小幅回落0.2个百分点,继续刷新历史最低水平,但8月当月投资同比增长4.6%,较7月回升1.6个百分点。主要分项中,基建投资累计增速继续大幅回落,房地产开发投资由1-7月的10.2%回落至10.1%,制造业投资则连续第5个月加快,民间投资累计增长8.7%,继续高于整体增速。

  进出口方面,以人民币计8月出口增长7.9%,较上月加快1.9个百分点,人民币贬值和企业加速对美出口构成主要支撑。进口同比增长18.8%,较上月回落2.1个百分点,扩大进口政策和大宗商品价格回升使进口仍然保持较快增速。

  总体来看,8月经济略有好转,且结构有所优化,表现出一定韧性。相应的,8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由上月的5.1%小幅回落至5.0%。除了政治局会议之后政策边际放松效应逐渐显现之外,去年同期基数较低也是重要原因。不过,从趋势性因素来看,经济下行压力仍在上升。

  一是外需或将进一步放缓。8月份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已回落至2016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WTO公布的三季度世界贸易景气指数比前两个季度分别回落了2.0和1.5个百分点,这一轮全球复苏共振正临近尾声,如果再叠加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出口可能会进一步显现疲态。外贸大省广东8月份制造业PMI指数已降至荣枯线之下,这是2016年3月以来的首次,出口形势恐不容乐观。

  二是消费仍将低位运行。居民消费主要决定于可支配收入。上半年我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由去年末的8.3%降至7.8%,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限制居民的消费意愿。此外,近两年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攀升,尽管发生资产负债表风险的概率较小,但房贷支出上升对居民损益表和现金流量表的影响已逐步显现,没有可支配收入支撑,消费很难再回到两位数以上的增速。

  三是投资难以明显反弹。基建投资增速8月仍在放缓,专项债加快发行的影响尚未显现,后期基建投资逐渐企稳将是大概率事件,但只能发挥托底作用,难以提供攀高动力。制造业投资连续加快,主要同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仍处高位有关,但随着出口和消费走弱以及PPI涨幅放缓,企业利润增速将会持续回落,后期将会压制制造业投资增长。房地产投资仍保持在两位数水平,房企由去库存转向补库存,拿地和新开工增速都有反弹,但随着销售面积增速放缓和调控政策继续施压,房地产开发增速预计也将渐进回落。

  在这种情况下,政策的呵护作用就愈发凸显。从货币政策来看,流动性继续保持宽松适度格局,但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有待进一步疏通。8月份银行新增贷款略超市场预期,但新增票据创近2009年以来新高,冲规模意图明显,银行风险偏好并未提升。从财政政策来看,前8个月财政支出累计增速仍弱于往年同期,后续需继续加快支出增速,以体现“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的政策意图。

  值得注意的是,降成本正越来越得到决策层重视。最近几次国务院常务会议都将减税降费列为主要议题,包括落实个税改革配套措施、研究降低企业社保费率等。当然,除了这些显性成本,继续深化放管服改革以降低隐性成本也是题中之意。只有切实降低企业运行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才能真正激发市场活力、改善社会预期和稳定经济增长。

责编:唐天
分享:

推荐阅读